????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 作者:岗萨雷斯

????分卷阅读133

????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 作者:岗萨雷斯

????八十、黑街食尸鬼13(远房吸血鬼表亲)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NP)(触手君)|PO18脸红心跳

????HǎιTǎnɡSHUщU.¢Θм/7990462

????八十、黑街食尸鬼13(远房吸血鬼表亲)

????这是某食尸鬼青年尚未归家前的一小段时光。

????「呐──我身上有带糖果喔?小妹妹喜不喜欢棒棒糖?」优美的男声从身前传来,犹如带着诱惑的黑夜,如果不是说出来的话语令人怀疑他的智商,这人大概会很受女性的欢迎。

????「抱歉,一大早的我不想吃糖。」一口一口认真地咀嚼着奎特因留下来的总汇三明治,顾小雨目不斜视,将目光固定在食物上,坐在昨晚荒淫过的餐桌前很是冷静。

????「欸?那就是只想吃棒棒罗?意外是个豪放派呀~」甜腻的嗓音彷佛是在她耳边响起,如果是精神不够坚定的人,光听就会觉得脸红心跳。

????「……」这话就算要承认也不是对着一个刚要把自己杀掉的人外说,还有对着一个不久前才想杀死的人开黄腔又是几个意思!?

????没有头的乾尸被摆到餐桌的另一侧,歪歪斜斜的坐着,断掉的骨头在皮肤的连接下勉强维持着支撑的作用,它静静地看着桌前桌上的两个人,就像在欣赏一出大清早上演的闹剧。

????虽然事发的当时有诸多混乱,但在用比对方更高的武力值强制镇压过后,尘埃落定的现在,虽然该解释的误会都解释完了,顾小雨却觉得,自己好像遇见了另一个更大的麻烦。

????从她影子中爬出来的大量影索在她制伏了男人之后,就仿照着先前对食尸鬼干过的那样再次把人给吊在了半空中,只是这次的情况比较不一样,为了防止他忽然发疯,綑绑的程度远不是先前对待奎特因的时候那麽温柔。

????稍早前从料理区擅自拿了容量最大的木碗过来摆在餐桌上,随着里头滴答声不断,目前已经接了小半碗黑红黑红的血液,所放的位置赫然就是男人的脑袋下方。

????「不过不是我说,小奎特也真不简单呀,几年没见了而已,居然背着我偷偷带了女孩子回家了,还是实力这麽强的孩子……」即使浑身被綑得宛若大型蓑衣虫,被倒吊在天花板上的男人还是笑意盈盈地自顾自说个不停,毫无疑问的就是木碗里头的血液提供担当,但就算是作为正在出血的当事人,本人看起来却丝毫都不介意,甚至连嗓音都透着股难以形容的兴奋。

????「已经好久没享受到这种又痛又舒爽的刺激了……反击的那一下完全打中了我的心喔,不论是精神上还是物理上的,要不是吸血鬼的心脏长偏移一点点,说不定真的就会受不了了呢~」腥红的狭长眼瞳朝她一眨,胸前的衣衫都被鲜血浸透的男人说着说着,就朝她抛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勾起的眼尾比钩子都还勾人。

????这是变态。

????抵抗着想要扶着额头的欲望,顾小雨虽然在心底努力告诫自己,这人是个变态,尽量不要过度理会他,但听到食尸鬼青年的名字,她还是没办法装作无动于衷。

????「所以您是……奎特因家里的长辈?」犹犹豫豫地开了口,虽然一开始对方就好像说过下仆什麽的,她也知道食尸鬼是吸血鬼的另一个下等旁支,但看人家表现出来的在意程度,好像又不是一般的主仆关系那麽简单。

????哪家主人会因为受了短时间内不好癒合的伤,就主动提议旁人把他挂起来放血的?还说这麽做的目的是给久未见面的仆人留一碗新鲜的补汤当早餐。

????不,如果说这个是他的个人兴趣,好像又可以另当别论了。

????声线太过阴柔不好判断年纪,对方又浑身缠满绷带连面貌都没露出来,目前她唯一可以作为评判标准的眼睛的确是红色的没错,但里头的瞳孔又跟奎特因不一样,并不是竖立起来的蛇瞳,而是跟一般人类没多少差异。

????「哎?可是我们年龄相差又不大,要说是长辈嘛……虽然小时候因为好玩诱惑他吃过很多我自己的血肉,就血族内部的称呼上来说当作是替他进行初拥的长辈也不是不行,但小奎特又不是人类那种会随便被别人转化种族的低劣玩意儿……不然这样好了,你把我理解成他远到不行的一个远房表哥试试看?」苦恼的神态完全表现在那双眼睛里,顾小雨吞了口三明治,觉得这句话里的讯息量有点巨大,其中有部分可以先进行适当放置。

????但人身攻击什麽的,被称为低劣玩意儿这点还是有点令人不爽。

????「……可否请问您的氏族是哪一支呢?」虽然心中隐隐有了答案,她还是希望能跟本人求证一下。

????「一开始就问别人家的家名吗?小妹妹还真不害臊,要是今天面对的是血族的话这可是严重的挑衅啊,所以我就说了你们人类要学的规矩真的还很多很多多,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无礼傲慢可是天大的……嗯哈……!」终于忍不住默默打开抽屉,将叉子猛然插入到男人的颈侧,虽然明白这种东西对吸血鬼坚硬的皮肤来说算是钝器,根本伤不了他多少,她还是无法不去遵从心里的渴望。

????但距离这麽近,她再耳背也没能漏听眼前这男人被插中的当下猝不及防发出的性感娇喘。

????流光满溢的红瞳瞥了她一眼,似嗔似怨,比那独守空闺多年的寡妇都还风骚抚媚。

????看着前端都弯掉的叉子,虽然捅下去的刹那很解气,但现在感觉更火大了怎麽办?

????「请问是哪一支氏族。」从空间摸出对血族有加成伤害的银质匕首,她很想直接就接着继续插下去,但还是勉强保持住自己的理智,毕竟这个家的主人还没回来,作为一个客人,她不能就这样没有礼貌的把另一个来客给私自干掉,不然就跟面前这男人一模一样了。

????「迈卡维。」大概是看穿了匕首的不凡,绷带底下迅速地吐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氏族名称。

????顾小雨点了点头,对眼下情况表示了然。

????根据这世界里对于吸血鬼一脉的相关文献记载,作为血族中被称为受诅咒之血的这一支出的向来都是精神混乱的疯子与变态,这个家族间的大多数族人都患有各式各样的识别障碍或其它精神疾病,简单来说,这是支不管在血族内外都可以被排在不想跟其牵扯上关系的惹人厌家族排行榜第一名。

????尽管相处的时间极为短暂,眼前这位的病态人格还是可以很明显看出是偏向哪个方面。

????盯着她手上带着寒光的刀锋,男人长而卷翘的睫毛眨动得极快,眼里的深情款款简直能融化最坚固的冰山:「小妹妹,你能用它捅我几下看看吗?」

????「安赛特……!」奎特因冲进来时,看到的就是那从小就一路乐于带歪自己的血族表亲,被熟悉的阴影之绳倒吊在自家餐桌上放血的景象,而他担忧得连心脏都要停了的女孩,此刻正拿着一把看起来就不好惹的匕首在人家的颈子上来回比划着。

????「……」这种臆想中的加害人与受害者角色完全对调的场面,让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直到被倒吊着的那位率先开口招呼。

????「哟,小奎特,早餐用过了吗?」

????八十一丶黑街食尸鬼14(两人之间的关系)

????四人坐的餐桌上,诡异的气氛蔓延在空气之中,奎特因和魔法师女孩坐在同一侧,对面的则是歪歪斜斜的乾尸和双肘支撑在桌面上,下巴靠着手背眉眼弯弯的绷带男子。

????而那碗鲜榨的吸血鬼血液遭到屋主的婉拒後,就被推回生产者的面前去了。

????「好意外呐,小奎特家里居然真的会有女孩子,而且还是个人类,你是把人家当储备粮骗来这里的吗?」漂亮的桃花眼在两人之间毫不掩饰地来回打量,被放下来的吸血鬼看着他们,虽然被拒绝的当下有点惋惜,但如今又很快恢复了过来,满脸都是兴味昂然。

????「什麽储备粮,阿迦塔才不是那种东西。再说了,她也不是食物,而是我……咳,而是我很重要的一个客丶客人。」本能地就张口反驳对方的话,但想到两人间没羞没臊的关系,在他人面前还有些纯情的食尸鬼青年顿时就局促了起来,紧张得连说话都有点结巴。

????一只软软的小手从桌面下伸了过来,钻着钻着就将自己钻入了他的掌心,奎特因脸一红,默默地就把那只手给紧紧握在手中。

????「嗯?是这样啊,看来是我误会了呢……」盯着他脸上莫名飘起的红晕,名为安赛特的血族男子没有特别多说什麽,脸上的笑容却更明显了。

????「倒是你,安赛特,这次怎麽突然一声不响就跑过来了?」不用抬头都能感受到投过来的视线里满溢的热情,将自己的目光转往他面前装满吸血鬼之血的容器,奎特因把玩着掌心里的那片软绵,有些僵硬地强制转移了话题。

????「还不是因为感觉到小奎特出事了嘛。你忘记我们以前举行过誓约吗?仆人的性命受到威胁,当主人的怎麽会一点都感应不到呢?感觉你的生命之火哗的一下就要熄灭了,我就大老远地赶过来看看,结果顺着气息就找到你的尸体罗。」

????「……等一下,主人仆人的是怎麽回事?你说的又是什麽誓约?」警觉地听到某个被轻描淡写带过的重要名词,奎特因的目光唰地就锁到对面那张笑眯眯的脸上。

????「真是的,怎麽这麽健忘,我们不是在血誓的见证下说好要当一辈子的主仆的吗?」动作优雅地拆解起脸上的绷带,安赛特那无可奈何的语气彷佛是在对一个任性要糖吃的小孩说真拿你没办法。

????「我们哪时候立过这种誓约的?为何?在哪?我当下又在做些什麽?」敏感地立起耳朵,幼时曾经被这人吃得死死的还遭到各种坑骗的不安再度袭来,迅速地罗列出一串问题,黑发青年隐约察觉自己久违的头痛可能也要跟着回来了。

????「就是我们以前一起去地底禁窟郊游,看那些转化不完全的次等吸血鬼那次啊。」一圈圈的绷带被随意搁置在桌上,褪去的黑色斗篷底下,裸露出来的肌肤看起来光滑又坚硬,宛如打磨过的白色大理石般没有一丝血色。

????带点自然卷的及肩墨发如夜空般漆黑,精致的五官和犹如经过细工雕刻般的脸部线条足以让多数人在见到他面孔的第一秒便心生惊艳,这是一张美到令人难以界定性别的脸庞。

????坐在一边旁听的顾小雨眨了眨眼,在心中默默感叹了下血族不愧是传说中跟精灵并驾齐驱的高颜种族,几乎可以跟先前遇到的狮鹫皇太子有一拼之力,就是性格的缺陷太过明显,但也不排除就是有人爱吃这一味。

????而作为纯正直男代表的食尸鬼同学,在他正直的思想里,完全没有担心过身旁的女孩会被这张丝毫没有男子气概的脸给吸引过去。

????「地底禁窟……?」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词,奎特因只停顿了半秒:「慢着,你不是说那是你凑巧发现的钟乳石溶洞吗?在那之前你早就知道里面有什麽东西了?」

????「欸?我当时是这麽跟你介绍的来着?」安赛特正要拉过面前的木碗,听到他这句话时手上的动作有片刻的停歇,但又很快继续动起来,完全没有谎话被自己不小心戳破时该有的愧疚。

????「……你是不是也忘了,我进去没多久就被里头的怪物扯断手臂丢失意识了。」幼体食尸鬼可是出了名的战五渣,随便来个强点的存在都能把他弄死,他就差没告诉对方,那个差点被不明怪物生吞活剥的恐惧後来成了自己好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我记得啊,那个时候可是我给你灌了我的血才急救成功的呢,然後你说为了要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就拜托我跟你立下血誓成为一辈子的主从了。」捧起木碗的边缘将血给倒进杯里,安赛特自顾自地喝起其中的血液,完美呈现了字面意义上的自产自销。

????「你在说什麽,我的记忆里明明就只有你给我血喝的过……媚惑吗!?你後来又对我使用媚惑了吗!?」想到对面的人从小就仗着本身雌雄莫辨的外貌对心智懵懂的自己进行精神控制,奎特因猛然醒悟,双手拍在桌上就推开椅子用力站了起来。

????「唔……反正血誓都订立过了,其中的弯弯绕绕就不重要了嘛。」享受似地啜饮着自己的鲜血,作为主人的那一方倒是显得云淡风轻。

????「谁管你啊,这种鬼誓约我才不想要!你又在打我的主意了吗!?」崩溃地抱着自己的脑袋,长这麽大才知道自己是别人奴仆的食尸鬼青年理智差点断线,旁边的小女孩跟着站起身,担忧地看着他,娇软的小手不断轻轻拍打着他的後背。

????虽然对他们说的血誓不太了解,但如果给她一点时间,说不定能找到解除办法。

????「别这麽说嘛,你看我们这麽多年的交情,我有哪次对你下过命令了?」完全不能理解他的反应为何会这麽巨大,安赛特皱了皱好看的眉,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谴责:「你可是接受过高贵血族所应允的真血的,言行举止这麽粗俗像什麽样子。」

????「而且我对你哪时有过不轨的心思了?顶多也就是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吧,别的血族对自己的奴仆可是过分得多了,像那些老不死的家伙偶尔还会下达些更糟糕的选择性命令……」目光不经意地将旁边那张忧心忡忡的小脸给收入眼底,俊美的吸血鬼话音一顿,忽然就来了莫名的兴致。

????「比如说,『我命令你,把你的女人借我玩,不然就把自己的手指切掉』之类的。」

????听到他说的话,竖立的蛇瞳蓦然缩紧,站立的躯体也在刹那间变得僵硬,但在青筋爆起的食尸鬼青年正欲破口大骂的那一秒,整个人就像被突然抽走灵魂一样陷入茫然。

????看着他神色呆滞地把抽屉拉开,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里面那把切割肉类料理专用的锋利餐刀,安赛特嘴角一扬,忽然就发现了主仆身分的有趣之处。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说出接下来的话,随着碰的一声巨响,像个提线木偶般的食尸鬼青年就这麽瘫坐回原本的座位上,然後摇摇晃晃地倒向桌面,不多时就发出平稳绵长的呼吸声。

????站在昏过去的食尸鬼好友背後,尚处稚龄的人类女孩笑靥如花地看着他,只是那笑意一点都没达到眼底。

????「想玩是吧?那就来好好玩一场呀。」

????听起来就不怀好意的声音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压向他袭来,本想替友人解除命令的吸血鬼心中悸动,阴错阳差之下就这麽乖乖闭紧了嘴巴。

????分卷阅读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