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舍念念

????第六十五章

????“嗯……”嘴里习惯x的哼唧着,麟儿醒过来了。眼睛还没睁开,感觉被窝里被汗水熏得一股子潮气,遂被子揭开了大半儿,这易南风刚盖好的被子又被踢开了,翻了个身,又是夹着被子的姿势,只不过这回是从头到脚都露出来了,光滑的后背,挺翘的屁股,不盈一握的小细腰,腰臀间美好的弧度起伏,各种美景让易南低咒了一声。闭着的眼睛“唰”的睁开了,一双大手上了屁股,警觉的一把按上着屁股的手,看清了眼前的摆设,紧绷的身体又放松了下来。转过身看见易南风坐在床边,明显一副外出的样子,简麟儿躺不住了,“你怎么出去了?医生让你休息静养……”话说到半截打住了,低头看下去,易南风一紧一松的抓着手里的臀r,拇指还在皮肤上打转。“pia”一把拍开邪恶的大手,羞愤的喊了一声“易南风!!”瞪着易南风脸上的笑,简麟儿快要气死了,这男人怎么这样儿一天,怎么跟个流氓痞子无赖一样?易南风心情显然不错,低低的笑了两声,一把拉着刚坐起来的小丫头子到自己怀里,低头啃了上去。“睡觉都不安生……”极为宠溺的呵斥声从相贴的唇间飘了出来,简麟儿不敢动作,忌惮着易南风背上的伤,由着易南风在嘴里四处征讨。“笃笃……”门上传来的敲门声止住了即将要燃起来的大火,简麟儿率先挣开,满脸红晕,抬起手抹掉还粘在唇边的湿y,狠狠剜了易南风一眼,卷着被子就到浴室去。昨个临睡的时候还是去浴室洗了脱下来的衣服,屋里气温很高,这个时候已经干了,翻了翻连忙套在身上,打死再也不要穿易南风的衣服了。外面传来医生护士的声音,快速的梳洗完,出去一看,医生正在给易南风换药。看见还是昨晚的医生,简麟儿有些不好意思,病房,一般都是有专属的医生,这一个病人由一个医生负责到底,所以给易南风换药的还是那个医生,尴尬的凑到跟前,看见易南风背上的伤时,麟儿脸色难看了起来。皮开r绽的伤口现在已经结痴,可是上面裂开的细小纹路和渗出来的湿粘粘的黄y明显是没注意又裂开的痕迹。送医生到门口,关上门回来的时候,易南风就看见麟儿的一张脸臭的不行,看着他恨不得呼上两巴掌。了鼻子,乖乖的趴在床上,只是嘴角的笑意止不住的扩大。“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再乱动乱走!”易南风没吭声,简麟儿声音提高“听见没?”等了半天等来了一声“哦。”转到床前一看,这男人笑得一脸灿烂。“神经病!”易南风是真的心情不错,眼看着那帮老家伙不敢动弹,加上麟儿现在的样子,这日子还真是挺不错的哈,虽然背上的伤还有肩膀上没好透的枪伤一阵一阵的疼。“麟儿。”“嗯?”“这两天你就先别出病房了。”“哦,为啥?”“你穿着一身军装在这么腐败的地方转悠,有损军人形象。”简麟儿看了易南风一眼,听他的鬼话喏?!撇着嘴想起了另一茬“我这算是毕业了吧?”“嗯。”易南风不动声色,简单的应了一声。“那我回来都两天了,怎么没人找我?”那是我不叫你出去的原因,不过易南风没说出口。“哦,军里有人找你了,我爸知道你在我这里,你们完成任务会有短期的休假,现在你在假期里,人家找你干嘛?”“哦。”简麟儿相信了,还真以为自己有假期了,易南风都搬出了大首长了,这姑娘没怀疑半分。哪里有什么假期之说,全是易南风的鬼话,按照惯例,简麟儿顺利毕业,这算军里的大事儿,做宣传,作报告,刚一回来就要开始忙活,哪里跟现在一样?可是现在万万不能让麟儿出去,在没有确定一切都按照自己的心意走的时候,易南风怎么可能会把麟儿放在风口浪尖上去。等着他把所有的障碍都扫清的时候,只等着麟儿接受鲜花和掌声就好,其他的各种黑暗和龌龊,他不想让麟儿沾染上一毫。这些简麟儿都不知道。“嘀铃铃……”“喂?”“我这就过去。”放下电话,拿着帽子挥走了跟在身边的人,进了小会议室,里面只有一个人。“简麟儿的事儿现在要全军通知下去了。”张忠,张上将,军里三大家族张家的大家长。“老张啊,这事儿……”摇着头,刘谮谋的脸色很不好,已经一天一夜没合过眼了,本就是七十多的高龄了,担惊受怕了这么长时间,脸色要是能好就怪了。张忠有个私生子,这是他心里头的一g刺,能坐到这个位置,要是再因为作风问题下去,连带着整个家里受到牵连,那真个是老脸挂不住,死了之后也不能跟祖宗交代。一直很小心的不让旁人知道这件事儿,可是现在眼瞅着有人拿住了这件事儿要挟他。张建山,也就是他的小儿子找他的时候,一听那人说的话,他就如遭雷击“不要妄图动简家,否则各大媒体的头条不是简家而是你张家。”小儿子的公司没了就没了,可是人家专门让小儿子带话给他,显然要是他一个选择不当,首先被处理的就是他,军纪处的办公桌上随时都有可能放上一封信。刘谮谋摇着头,话说到一半儿停住了,私藏国常级文物,加上他的身份,事情的严重x他是清清楚楚的,亲自去祖坟那里看过了,放下去做标志的大石头被人移过了,连土都是新翻开的样子,挖也没挖就知道那照片是真的,原先存着的一丝侥幸心理彻底没了。张忠一看刘谮谋的脸色,心里明白了几分,定是刘谮谋也遇到了跟自己同样的事儿,只不过到底是什么把柄就不得而知了。当即也不说话,都沉默了半天,还是刘谮谋说话了“我看这次估计是不行了,也不瞒着你,我这里是手脚被缚,丝毫动弹不得,稍微动一下就掉下去,你那边动作吧。”苦笑了一下,“我估计这次咱们这么长的谋算要打水漂了,我也是动弹不得。”对看了一眼,两个人对背后这人极为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帮着简家,算计了这么长时间,眼瞅着绝好的机会就要被断送,一时间算计了大半生的两个人心里恨得发狠。“简家那里总还是有机会的,这次就罢了吧。”话虽是这样说,但是两人都知道错过这次机会,等下次的话可能到他们死也等不到了。站在窗户前,方才接到易寒山电话,易南风知道搅和到一起的那些老家伙不敢动弹了,麟儿的文件已经下到地方上各个部队了,可是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看来这次是真抓到那帮老东西的七寸了。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瞄了一眼麟儿,见看着电视的小姑娘没注意,迅速接起电话“说。”“继续收购,董事会重新调整。”……“嗯。”……“嗯,晚点你过来吧,来的时候带点八宝斋现做的点心。”挂了电话,易南风的眼睛眯了起来,花了大功夫得来的东西哪有送回去的道理,再说麟儿受得那些苦总要有人付出点代价的。“易南风!”拉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两天麟儿是不让易南风动弹一点,门都不让出半步,易南风倒也听话,没人敢相信这个男人在享受被麟儿管束的时间。“没动没动……”走到小沙发上抱起麟儿坐在自己腿上,察觉麟儿想挣开的时候,易南风叫疼了“啊,别动别动,裂开了裂开了……”简麟儿不动弹了,明明知道这是这两天易南风常用的伎俩,还是跪坐起来,解开x前的几颗扣子,拉松领子从后颈处看下去,见没有裂开这才坐好。抓着易南风胳膊扭了几扭才放开“骗子!!”转回去又看电视,病房里所有家电一应俱全,俨然一个高级套房的样子。“你说爷爷会不会着急呀,我一直不回去,他肯定知道我已经完成所有任务了。”这两天易南风的伤势好些了,简麟儿也开始有心思想其他的事儿了,虽说自己完成任务一大半儿功劳在易南风,可是毕竟最后说毕业的是她,爷爷知道了,该着急了。“咱明儿个就回去。”“哦,得问问医生看你能不能出院。”“嗯,问问……”话尾消失在又缠上麟儿的嘴里,这男人缠着麟儿,除了动手动脚就是动嘴动舌,简直了!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扫兴的放开,复又不甘愿的狠狠嘬了一口,这才喊了一声“进来。”陆震东提着两盒点心进来了,视线落在简麟儿红肿的双唇和水灿灿的眼睛上,感觉两道视线瞪着自己的时候才移开视线。“东子哥,你来了。”乖乖的喊了人,悄悄擦了擦嘴角,简麟儿不好意思极了,瞪了易南风一眼,站起来接过陆震东手里的东西。看见熟悉的包装时嘴角弯开了,早上随口说想吃八宝斋的点心,这会儿陆震东就拿了过来。“外面有动静儿吗?”“没有,建山实业股份已经收购完了,现在就剩张建山手里的百分之四十。”“嗯,下个礼拜你去露面。”陆震东错愕,他一露面,那就意味着他们暗中招惹张家的事儿被人知道了,一时间想不通易南风为什么这么做。“这样他们就知道是咱们……”“知道又能怎么样?我就是要他们知道我易南风的人动不得!”极为自负的语气。易南风在商场上,向来滴水不漏,暗中捅刀子明面儿永远是笑嘻嘻的狐狸样儿,从来没有高调的跟谁对着干,这次看来是真个火了。“找你家老大,我有事儿交给他办。”陆震东大哥是地地道道搞学术的,全国有名的考古学家兼古文字研究学者。陆震东颌首,但是还是猜不透易南风要找他书呆子大哥干什么。简麟儿满足的眯起眼,看见凑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忽然放低了语气,悉悉索索之后,陆震东走了,隐约听见“定日子”“国宴三层”。

????第六十五章

????欲望文